<video id="zzjph"></video><cite id="zzjph"></cite>
<var id="zzjph"><strike id="zzjph"><listing id="zzjph"></listing></strike></var><menuitem id="zzjph"><dl id="zzjph"></dl></menuitem>
<menuitem id="zzjph"><dl id="zzjph"><listing id="zzjph"></listing></dl></menuitem>
<menuitem id="zzjph"><dl id="zzjph"><listing id="zzjph"></listing></dl></menuitem> <var id="zzjph"></var>
<menuitem id="zzjph"><dl id="zzjph"><progress id="zzjph"></progress></dl></menuitem>
<var id="zzjph"><strike id="zzjph"></strike></var>
<menuitem id="zzjph"></menuitem>
搜索 解放军报

国日本政府不道歉,我死不瞑目——菲律宾一位“慰安妇”幸存者的控诉

来源:新华社作者:闫洁 刘锴责任编辑:孙智英
2022-08-13 17:13

位于菲律宾首都马尼拉大区奎松市的“慰安妇”权益保护组织“菲律宾祖母联盟”办公室里,一整面墙上挂满了“慰安妇”受害者的照片,无声控诉着当年日本侵略军犯下的滔天罪行。

现年92岁的埃斯特莉塔是菲律宾仍然在世的“慰安妇”幸存者之一。她的悲惨遭遇依然如同梦魇一样困扰着她。

据“菲律宾祖母联盟”协调人莎伦·席尔瓦介绍,1942年至1945年日军侵占菲律宾期间,强征约1000名当地妇女充当“慰安妇”。

1944年的一天,年仅14岁的埃斯特莉塔在菲律宾中部的家乡巴科洛德市一个集市上被日本士兵绑架,成为“慰安妇”。

“每次他们强奸我时,我都哭着用手捂住眼睛。”埃斯特莉塔近日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哽咽道。“有一次,日本士兵暴击我的头,我晕过去三天。”

1945年日本投降后,埃斯特莉塔离开家乡,只身前往马尼拉。她担心,“慰安妇”这段遭遇可能让她在村里一辈子无法抬头。她在马尼拉结婚并养育了6个孩子。“我从没告诉我丈夫那段往事,因为这让我感到耻辱。”

埃斯特莉塔将秘密保守了近半个世纪,直到一位名叫罗莎·汉森的菲律宾“慰安妇”受害者1992年最先公开自己的遭遇,其他受害者才陆续站出来,指控日军暴行,要求日本政府道歉并赔偿。

席尔瓦说,共有174名“慰安妇”受害者先后加入“菲律宾祖母联盟”。如今仍在世的已为数不多,年纪最大的96岁,最小的92岁。

席尔瓦每天都会在照片墙前默默驻足。她最担心的是,随着幸存者人数不断减少,她们直到离世都无法等到日本政府的正式道歉。“她们需要伸张正义。首先也是最重要的,是日本政府的道歉。这段历史必须写进教科书,让青少年学习并铭记。”她说。

然而,日本政府在“慰安妇”问题上不仅从不道歉,还百般阻挠受害者的维权活动。2017年12月,一座“慰安妇”纪念雕像在马尼拉湾旁落成,日本政府强烈不满,持续向菲律宾施压。4个月后,这座雕像被拆除。

在席尔瓦看来,日本政府通过篡改教科书歪曲历史,导致日本年轻一代对二战历史缺乏正确认知。

埃斯特莉塔如今与女儿一家住在马尼拉郊区。尽管身体虚弱,她仍坚持奔走,参加论坛和集会活动,要求日本政府正式道歉、赔偿。“我不会停下。如果我死了,我的子孙还会继续揭露战争罪行,不希望下一代再受同样的苦。”她说。

(新华社马尼拉8月13日电)

?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播放国产AV剧情偷情